2

产品分类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邮箱:
9490489@qq.com
电话:
传真: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亲生父母不闻不问,保姆养育雇主女儿5年,竟曾有惊人相似的事件 添加时间:2019-09-06 17:28

原标题:亲生父母不闻不问,保姆养育雇主女儿5年,竟曾有惊人相似的事件

近日,看到媒体发布了一个关于“保姆给雇主养女儿5年,女孩亲生父母却消失不见”的新闻,最后通过媒体的作用下,5岁女孩燕燕的父亲现身,并将女儿带回去抚养,同时承诺于年底前结清拖欠保姆的工资及女儿抚养费总计10万元。

事件始末

2014年,经保姆公司介绍,保姆袁女士给燕燕的母亲带孩子,当时燕燕出生才40天;

3个月后,燕燕的妈妈说要回老家湖南,说半个月后回来,让保姆留在深圳南山继续带着孩子,结果半个月后她并没有回来;

后来燕燕的妈妈与保姆袁女士电话沟通,说袁女士可以将孩子带回自己的老家照养,燕燕的爸爸到时候会去深圳接送袁女士和孩子回老家,并承诺每月支付给袁女士5000元的抚养费。当保姆询问要照养多久的时候,燕燕的妈妈答复是“两到三岁”;

燕燕3岁时,燕燕的父母并没有过来接燕燕回家,并且连每月的抚养费也开始断断续续不给了;

此后几年,保姆袁女士经常联系不到燕燕的亲生父母,原本一直是燕燕的妈妈转账抚养费的,因为经常没到账,便向燕燕父亲询问,结果燕燕的父亲用各种借口来搪塞;

早前,袁女士曾回到深圳南山——燕燕的亲生父母的家找他们,结果得知那里的住户已经是接盘的新业主了。后来又到南山的辖区派出所了解到,现在小燕的父母分别在他们各自的老家湖南和山东生活,而因为孩子父母并没有构成法律上的遗弃罪,警方劝他们双方尽量协商解决问题;

2019年,燕燕5岁了,眼看快要到上小学的年龄了,但燕燕到现在都还没有户口,保姆袁女士及其女儿曾女士也很着急燕燕上学的问题,但却始终无法见到燕燕的父母——甚至燕燕母亲的电话号码也已经更换机主了,无奈之下,在今年7月19日,袁女士一家向媒体救助,希望媒体能帮忙找到燕燕的父母;

2019年8月26日,燕燕的亲生父亲出现,与5年没见的女儿燕燕相见,并将燕燕带走。

燕燕与其父母

燕燕似乎是媒体起的化名,从保姆袁女士手机一微信截图里看到,她们都称呼燕燕为“爱心”,也不晓得“爱心”这个名字是燕燕的父母起的还是保姆起的,但“爱心”两字让人联想起的就只是保姆的一家而已。

展开全文

和燕燕一起成长的,也有袁女士的外孙——燕燕称呼其为哥哥,尽管燕燕和保姆一家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保姆袁女士这些年来,早就将燕燕当作自己的家里人了,燕燕叫袁女士“奶奶”。

燕燕因为得知哥哥快要上学了,燕燕也想一起上学,还和奶奶“撒娇”说:“奶奶我要上学,哥哥就有上学,我要上学”、“奶奶我想上学哦,读不到书怎么办”……而“奶奶”却对燕燕说:“你爸爸妈妈不让你上学,奶奶给你上学”。

而燕燕父母那一方,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就和燕燕视频或者通话过,就好像并不想到有一天会将燕燕接回去一起生活一样,燕燕的父亲三翻四次以工作和家里有病人为由,推脱不来接燕燕,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

在90年代的时候,那时候好多地区的“计划生育行动”都是表现在——到处抓超生家庭的人“结扎”和“罚款”,不缴纳罚款的,孩子甚至还会被“抢走”,所以,当时有家庭超生的,都会迫不得已将新生孩子交给其他人照看。但孩子亲生的父母总是会时刻关注和了解孩子的生活状况,这样以后,在接孩子回去一起生活的时候,起码父母对孩子并不是一无所知。

而燕燕的情况是,除了前三年其母亲支付的抚养费和孩子有关联以外,其他任何一切都好像表现得和孩子毫无关联,甚至是渐渐疏离——抚养费的断缴、信息的不回复、电话屡次打不通、不和孩子通话和视频、不来看孩子、不来接孩子……

据燕燕的父亲说,其5年来一直忙于上海的生意,没时间来接女儿——整整5年。而从其口中得知,燕燕的妈妈去国外了,好几年了,不回来了。但袁女士早前在深圳南山那边的派出所了解到的情况是,现在小燕的父母分别在他们各自的老家湖南和山东生活,也不知道是燕燕父亲说谎了还是信息没有更新的缘故。

惊人相似的旧闻

看到燕燕这个事件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旧闻新翻,没想到原来是彼此独立而又相似的两个事件。在2014年的时候,也曾被报道过和燕燕这个事件高度相似的事件。

2009年广东河源市,有雇主通过某家政公司找到保姆梁翠花,要保姆帮忙带自己三个月大的女儿小妍, 答应“每月给梁翠花1000元抚养费,孩子可带回其老家抚养”;

最初2年间,孩子的亲生父母都能如约支付抚养费,有时会亲自开车过去看望孩子,并给孩子带上衣服和糖果;

孩子2岁多时,孩子父母告诉保姆,生意出了问题要面临打官司,经济来源比较紧张,心软的梁翠花听到之后,答应他们可以缓些日子再给她抚养费;

2012年,女童小妍3岁,雇主夫妻却玩起了失踪,不但对女婴不闻不问,而且断绝了邮寄生活抚养费;

2012年7月,小妍上幼儿园需要费用,梁翠花打电话告知雇主需要交学费,小妍的生父——“曾坤祥”随即给她送来了2000元学费;

2012年9月,保姆梁翠花再次拨打“曾坤祥”的手机,却一直没人接听。后来再次拨打过去的时候,被告知机主停机了,从此再也无法联系上;

2013年6月,保姆带着小妍到河源市区走亲戚,在河源市文化广场意外碰见了小妍的亲生妈妈和另外一个男人在逛街散步,于是扯着她的手问她:“你的孩子还要不要啊?”女雇主二话没说,甩开梁翠花的手立马跑开了,而且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后小妍的父母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

2014年,小妍5岁,依然找不到小妍的亲生父母,但是小妍并没有户口,保姆担心小妍以后的上学问题。此时,小妍早已被当作是保姆梁翠花的家人看待了,小妍管梁翠花叫“妈妈”。也就是2014年3月,这个事件被报道了出来。

而2014年,在广东另外一个城市——深圳,燕燕的父母为其找了保姆袁女士来照看,从此,燕燕的事件拉开序幕。

两个事件的共同点有:孩子没上户口、交由保姆单独照看、父母不闻不问但给抚养费、孩子3岁时断缴抚养费、孩子父母屡次联系不上——两个事件是否有一定的因果关联还是仅仅是巧合?这很难查证,而不论怎样,父母的这种行为肯定是失责的,这最终无疑给孩子带来了莫大的伤害。悲哀的是,稍微继续找寻下去,类似的事件在社会上却有不少——我指得是,因父母的“故意失联”导致保姆变养母的事件。

燕燕:“奶奶也要去,奶奶不去我就不去”

在燕燕的生父还没过来之前,曾有记者采访燕燕,问“燕燕想不想爸爸妈妈”,燕燕摇摇头说“不要他”,又问“那妈妈呢”,燕燕同样说“也不要”,当记者再问原因的时候,燕燕孩子气般地回答“就不想”。燕燕是一直知道自己有爸爸妈妈的,然而对于她来说,她对于她的父母却根本没有什么情感。

然而,当燕燕的生父过来看燕燕的时候,不知道为何,镜头上燕燕给了爸爸一个拥抱,那是一种陌生而又珍贵的感觉,燕燕见到爸爸也很开心,但燕燕并不知道这个拥抱意味着——她即将要离开养育其5年的“奶奶”了。

燕燕这次必须要跟着她的爸爸走了,奶奶虽然明白,但是心中却又千万个不舍——“不舍得又没有办法,没有户口就上不了学,这次先让她爸爸接回去”,保姆袁女士哭着说。

“先”让接回去,办了户口再回到自己身边生活——这应该是袁女士内心深处的独白以及对燕燕真挚的情感,然而,燕燕的爸爸已经安排好了要燕燕在他那边上学了……

燕燕在最后要离开的时候,跟爸爸,“爸爸,奶奶也要去,奶奶去我也去,奶奶不去我就不去”。保姆袁女士就安慰燕燕说,“先把户口弄上来,然后我再去接你”。

大人都知道,“奶奶”只是在哄燕燕,但燕燕却坚信——奶奶一定会过去接自己回来的。

燕燕的“奶奶”不敢在孩子面前哭或流眼泪,但目送燕燕和她父亲上车了并关了门以后,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燕燕跟奶奶好还是父亲好?

从广东到山东,从一个熟悉的地方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熟悉的奶奶到陌生的爸爸,不知道对于5岁的燕燕来说,需要多少时间去适应新的环境和面对自己的情感。只是,听燕燕的爸爸说,燕燕会交由她的姑姑带“一段时间”,燕燕的妈妈也“不回来了”,这意味着,燕燕这一回去,就成了单亲家庭的留守儿童。

我个人认为,如果袁女士一家人愿意,燕燕跟着带大她的“奶奶”继续生活才会更快乐的,但燕燕以后也会不得不面对各种“需要或者提及父母”的场景,毕竟亲生父母永远会占据孩子内心重要的位置。

然而,5岁的燕燕离开了“奶奶”后,肯定也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无法适应,同时面对新的环境,也将会遇到各种难以释怀的情感问题。也就是说,无论是哪个选择,都无可避免要给燕燕带来伤害,而这种伤害,早就被燕燕的父母在5年前种了下来。

养育儿女,为何无需考证?不合格的父母总是占据着重要的养育名额,还不好好珍惜。